參拾

灣家人
鑽A_ALL御幸
MHA_ALL爆豪

【MHA-切爆】choose one

▼因為新周邊而出現的小故事


1.

「喔喔喔爆豪你這樣穿!」

「怎樣,有意見──」

「太有男子氣概了!我也要!」

「啊啊?!不懂你在說什麼!還有不准學我!」

「這樣我們就一樣了,哈哈!」


2.

「要選什麼口味才好……爆豪你選什麼啊?」

「關你屁事。」

「咦──那我問你喔,甜的跟酸的你喜歡哪種?」

「……酸的。」

「喜歡藍色還是橘色?」

「橘色──你問那麼多幹嘛?煩死了!再不選就不要吃!」

「好啦好啦,我選好了,一起去結帳吧!」

「幹!你個爛頭髮又學我!」


3.

「爆豪──」

「閉嘴。」

「我什麼都還沒說耶。」

「你還說的不夠多嗎。」...

【MHA-切爆】hug

一整個月沒更文,趕快來跟風一下(講很大聲)

想寫十傑PARO又想給最近連載的切島一個抱抱,最後就乾脆寫在一起了


▼十傑Paro

▼時間點:打完ED的魔王後


「要是我再強一點的話就好了。」


剛結束完激烈的戰鬥,他們一行人拖著負傷的身體到距離最近的村莊投宿,可惜房間不夠一人一間房,爆豪沒有辦法只好選擇跟切島一起。

他們付錢後拿了鑰匙,先是洗過澡後跟大伙人一起接受旅社提供的簡單治療,之後在一起吃晚飯時各自談了以後的出路──畢竟他們本來就是因為要討伐魔王而湊在一塊兒──歡歡喜喜的大笑幾下互相祝福彼此的未來,所有人看起來就跟平常沒什麼不一樣。

然而一回到房間只剩兩人獨處...

二期13話改圖#切爆



我也是............滿無聊的(對

【MHA-切爆】home

▼社會人設定

▼沒有劇情只想寫他們曬恩愛


「爆──豪──」

爆豪一進家門就被一個紅通通的傢伙給撲了全身,前陣子因為接了商業廣告,需要到外地拍攝,因此有一個禮拜的時間爆豪不在家,只留了切島一個人。工作期間爆豪經常收到切島的簡訊,一開始是要他注意安全,休息時間問聲吃飯沒,但兩天過後整個手機螢幕都佔滿了「好想你」、「什麼時候要回來」、「你有想我嗎」之類的比垃圾還要垃圾的垃圾訊息。

爆豪沒有回,切島就發得更勤,然而即使訊息沒有回應,在夜幕降臨時他們倆還是會用手機視訊,爆豪聽著切島抱怨自己都不回訊息,他也忍不住回嗆還不是你太煩,談這說那的,最後在切島戀戀不捨地吐出一句晚安才結束一天。...

【MHA-切爆】morning

小切爆隨筆。


「啊,你起來啦。」

切島站在衛生間裡,透過洗手台上的鏡子,看著自家男友兼同班同學睡眼惺忪地走進來。他挪動身子,試圖讓這不大也不小的空間裡能容納兩個正處於成長期的少年。

架子上放了兩組梳洗的用具,切島將橘色的牙刷與杯子拿起,裝好水後一起遞到爆豪手上。

「牙膏你自己來吧。」

「喔。」

爆豪走進接過切島遞來的東西,隨後拿起前幾天他從自己房間裡帶來的牙膏,並將它擠在牙刷上頭。

他們昨晚不知道是幾點睡的,爆豪只記得最後睡著時他只來得及穿上內褲,褲子和上衣還落在另一頭的床底下。

雖然高中生的精力旺盛是自身也了解的事情,但要兩個體力差不多的人互相較勁耐力,這就不知...

【MHA-切爆】goodnight

▲文前說明▲
1.太冷了需要小切爆給世界溫暖
2.其實又是短打
3.《淤泥下的蝴蝶結》下週更新^o^(怎麼剛開坑就這樣)
4.好想.......跟人說話...................!!!


「爆豪是天氣冷會手腳冰冷的類型啊。」

切島靠在爆豪的床沿,在他手裡拿著健身雜誌翻閱時冷不防伸手觸碰他擱在雜誌上的手。「礙事,滾。」爆豪看也不看他一眼,用指甲捏起切島掌心的肉作為警告,和這比起來當然是爆破痛的多,理所當然沒打擊切島繼續糾纏爆豪的手的心情。

「也是──啊,那我幫你翻頁吧?」明明都已經快過整點了切島還是睜著一顆圓亮的眼睛,將爆豪整個人都收進眼底,爆豪斜眼看了他一眼,最後將雜誌扔到他身...

【MHA-切爆】side by side

小切爆短打

祝大家新年快樂^o^


有時候唸書晚了,切島會乾脆直接在爆豪的房裡睡下來,佔據那張單人床一半的空間。燈光熄滅以後房裡暗地伸手不見五指,但耳裡卻不受阻礙傳來清晰的呼吸聲。

「爆豪?爆豪你睡了嗎?」切島小心翼翼地翻了身,將頭湊近爆豪耳邊問,「好擠,不要過來,煩死了。」然後被爆豪一手抵住臉。

切島嘿嘿地笑了幾聲,抽出在被窩裡的手扣在爆豪腰間。

「現在已經十二點了耶,爆豪你知道嗎?今年的最後一天我們是一起過的!想到這個我就高興到睡不著啊爆豪──」

「少廢話,不睡就滾出去。」

對方爽朗的笑聲再度從身後響起,雖然不是很想知道,但是切島單方面的告訴爆豪他是他第一個對象...

【Yuri-奧尤】Yes or NO?

小奧尤短打


「跟我在一起,要還是不要?」

細雪紛飛在頭頂上,和奧塔別克成為朋友的數年之後他也總是用這種問句。

聽起來霸道的不得了,要或不要,只有兩種選擇。可是尤里知道的,認識這幾年裡他們都從少年逐漸變做大人,他清楚奧塔別克是有意這麼問,就像他露骨的溫柔一樣,二選一的選擇中他不會留給人任何委屈的可能,說要他會成全你,不要也是,所以每次這麼他這麼問時尤里總是無法拒絕,他怕自己一說不要奧塔別克就會消失不見。他就是這樣的男人。

「……你每次這麼問感覺都很像是在威脅我。」尤里將落下的髮絲聊到耳後,語氣聽起來意外地平靜。雖然因為比賽他周遊了許多國家,但他最愛的仍然是他的祖國俄羅斯,即...

【MHA-切爆】平凡的時間裡

※社會人設定

BGMB:那我懂你意思了-平凡的時間裡


「吶,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個性,大家都很平凡,那我們會是什麼樣子?」

天空微微亮起,淡藍色的亮光穿過窗簾投射在床鋪上,雖然時間點有點奇怪,但他們剛經歷完一場床事。兩個人溫存在混著分不清是汗或精/液的床單上,爆豪手裡夾著一根剛點燃的菸,煙霧繚繞在眼前,交纏,散開,最後消逝。

英雄是個忙碌的職業,他早就有所覺悟,只不過長期在高危險的工作環境底下無可否認讓他體會到一些壓力,通常這時候他會和切島做/愛,然後在之後點一根菸,他不會抽,單純看著煙飄在空氣裡什麼也不做,這會讓他感覺到放鬆。也不知道為什麼。

切島的話讓爆豪挑起一邊...

【MHA-出勝】仰望天空

被吞太多次還是上圖好了TT……!


【MHA-上→爆】Yes,sir!

※上→爆+一點點小切爆

※上鳴是爆豪的工具人.........好萌!(好雷


我應該是喜歡女孩子的才對。

既然如此,為什麼我會在要去聯誼的前十分鐘收到爆豪的簡訊,然後就出門往跟聯誼地點完全相反的方向的爆豪的家去啊?


上鳴依照爆豪給他的地址,並且在一個小時內來到了所在地,為了聯誼特別換上的新衣服也被汗染濕,特地抓好的頭髮也在奔跑的過程裡塌了下來,和不久前光鮮亮麗的模樣比起來現在簡直是狼狽地讓人難以直視。

等到氣不喘了,上鳴才終於伸手按了電鈴。當下他還沒什麼感覺,但耳邊響起鈴聲時上鳴才後半拍地發現現在他可是一個人來到上禮拜鬧著要來但對方一點也不領情的爆豪的家。

回過神...

【MHA-切爆】第520句我喜歡你

小切爆......愛愛........(失去語言能力)


如果可以,切島也想嘗試看看和爆豪有其他更像情侶的互動。做愛以外的。

也不是說他不喜歡做愛,爆豪的身體很結實,摸起來手感很好,紅著臉卻嘴上不饒人的樣子也很可愛。對切島而言只要牽扯到爆豪,無論什麼幾乎都能成為一件美妙的事情。

所以,照理來說現在他應該是要滿足才對。

切島坐在床邊,手搭在床沿,爆豪則是在床上看明天要考的英文小考,一個眼神也沒空給他;切島的指尖在床單上畫圈,不知道畫了幾個圓以後他再度抬起頭,渴望得到的關注仍舊沒有降臨。

爆豪雖然沒有轟來得帥氣,但在一些小地方還是很吸引人的,切島很慶幸那些細節全被掩蓋在他張狂...

【MHA-切爆】我的男朋友太受歡迎怎麼辦?

怎麼會有人在考試的時候打情罵俏..........小切爆!!!(好吵)

※小切爆已交往設定

※非常......不合邏輯!

※103話劇透有


「爆豪,就說了不要一個人亂跑──喂!聽我說話啊!」

一直跟在爆豪後面,切島嘴裡喊著他的名字,難得地爆豪並沒有回過頭讓他閉嘴或是幹嘛,只是義無反顧地死不停下。

最後別無選擇,他索性跨大步伐,一手捉住爆豪的手,阻止他繼續向前。距離考試正式開始只剩下幾十秒,切島左右張望一下後將爆豪強硬地帶到有遮蔽的地方。這裡暫時還沒有其他人來,確認只有他們在以後,切島鬆一口氣,才發覺他的手仍然緊握住爆豪,而他沒有吼他放開,任憑他收緊在掌心。

「...

【MHA-切爆】隔壁的

看完更新後整個人都被切爆炸得體無完膚

萌得我都想報警了........救命啊.............(大崩潰)


98話捏注意

基於妄想前提下的產物

也是第一篇小英雄同人,還請多多指教!


收拾裝箱的行李是一件苦差事,在家裡打包時還有家人會幫忙打理,但是到了宿舍,即使身邊的人全是同班同學,這樣的情況還是只能自理。

切島將頭巾綁在額前,避免頭髮因為汗水落下遮蔽視線,從進房間到現在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一個勁的想盡量趕在晚餐前把東西全都安置好,畢竟都已經和全班約好了,晚點要一起去吃烤肉來著。

他用手背抹去汗珠,腦袋裡又冒出了爆豪不坦率地將錢遞給自己的模樣...

第一次發被吞掉只好重新再丟><

想著「好想看御幸沒穿內褲」寫出來的一篇文......就是個腦洞U///U

【全職高手-葉黃】你說,我聽著

大半年沒好好寫過葉黃,久違更新也只是短小的隨筆,求不嫌棄!

以下正文

看著黃少天緊閉的雙眼,葉修險些沒把持住就直直笑出聲來。可偏偏他就是沒忍住,畢竟該笑的時候不笑,那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笑呢?

眼前的小伙子剛告白完,一張臉緊實的揪在一起,那片紅也不知道是繃的還是如何,像顆熟透的蘋果似的。

「行了,頭抬起來吧。再不聽話哥就直接把你的皮削了吃掉啦。」

十七歲的黃少天聽的心裡一驚,腦袋都沒反應過來頭就自動仰起,剎那之間猶如立場互換,一向擅長捕捉機會的他,失去平衡,露出破綻,直到唇畔上的溫度傳來黃少天才意識到發生什麼事。

第一次告白,第一次接吻,都在這不到十分鐘的...

【鑽石王牌-哲純+倉御】One Day

※圖文接龍 with  YAN


※情人節賀文



/哲純/




「喂、真的沒問題嗎?情人節去你家......」


雖然是早就決定好的事情,可是真正要去時伊佐敷還是忍不住產生顧慮。


並不如他外表大辣辣的性格,在凶狠的外表和氣勢磅礡的聲音之下,有的是令人怎樣也想像不到的纖細,尤其是在這種日子,西洋情人節,會在這時候帶人回去不管怎麼想都一定不單純吧?身為一個少女漫畫狂熱者伊佐敷對這些可是一清二楚,因此就算已經去過數次,這種時候還是不免覺得相當緊張。


「放心吧。」


「我已經跟父母說過了,他們都很歡迎。」


「還有將司也是。」...

【鑽石王牌-倉御】任性無效

※番外編〈青道ダイアリー〉衍生


「你也該適可而止了吧!」

「嗯?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所以說、受傷的人就給我好待在房裡休息啊!」

倉持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對著御幸這麼說,接下代理隊長一職,連帶地似乎也把看照原隊長的工作一起接下。訓練開始至今看著御幸一直拖著椅子外旁邊東晃西晃,一下對著訓練中的人指指點點,一下又說些有的沒的來干擾人練習,煩躁的程度比讓他好好待在球場上來的高上幾倍。

「不用在意我也沒關係喲。」御幸擺擺手對著倉持說,不過那傢伙的所作所為一點也不像是沒關係的樣子,相反的似乎是想引起他人注意一樣,「誰會在意你,只是太煩人了。」倉持將帶著手套的手往御幸斜帶歪...

【鑽石王牌-澤御】情人未滿

手臂伸長的長度,相當一個人的身高。

既然如此,我要成長到什麼時候,才能真正擁抱你?


※澤御成年後設定


進入職棒之後,御幸開始有了抽菸的習慣,雖然不至於成癮,只是偶爾當作抒發情緒的用途,菸端的煙霧裊裊上升,直到再也看不見,每每看見這景象他都感覺心情特別舒暢,卻無法為此找出一丁點理由。

澤村不喜歡他抽菸,說是對身體不好,而且味道難聞。他們沒有住一起,高中畢業後御幸直接進入職棒,而澤村則是依照片岡監督給他的建議升大學,在東京都內,澤村在大學附近租了一間房子,可是比起自己家,他更常待的地方是御幸的住所。

「讓我一起住有什麼不好!御幸一也!」他瞪著御幸不滿的抗議...

【全職高手/葉黃】匿名聊愛 01

01.


前陣子不知道為什麼開始流行起一個叫陌路人的匿名聊天系統,簡單來說就是進入網站裡,然後隨機和人連上線就開始聊天的東西,挺有趣也挺好玩的,最重要的是不用辦帳號,拿來消遣也方便。

黃少天看著網上不少人都在玩,沒多想什麼也跟著湊熱鬧去,畢竟他的性格也就是這樣,人往哪衝他跟著衝哪去,腦袋才剛決定,黃少天就已經開好網頁和人連線。剛開始確實是讓人挺興奮的,一和人接上線黃少天就迫不及待地發揮他傲人的手速和話嘮技能,連續五個人,全部都在他將每串不同的問候語發出去後果斷斷線。

「臥操這群沒眼光的!能和劍聖大大聊天是何等榮幸到底懂不懂啊!」他不死心地又重新連線,這回黃少天學乖了,他又和新的人接上線...

© 參拾 | Powered by LOFTER